论文评审里程
同行评议信息
2018-05-24
来自稿件 版本 1
责编:
文章已编辑(英文部分待校对),如有修改,请下载新版本,并在此基础上参考如下建议修改:
1、参考文献请按先后顺序编号。
2、按照相关规定,超过2个省以上的底图均需送审。如无法回避地图送审问题,请采用国家测绘局提供的有审图号的底图绘制,并提供审图号,以便送审,下同。网址见http://bzdt.nasg.gov.cn/index.jsp。
另请上传一张与本文有关的封面图片,以便发布文章。
2018-06-07
来自稿件 版本 2
责编:
请下载本文的最新版,并在此基础上参考如下专家意见修改、回复并重传文档。由于本文有一个拒收意见,一个接受意见,本文修回后,将再次送同评。
同评专家一:
建议接收。
1. 对文中的人口密度数据来源未做介绍,是如何制作而成的?人口密度数据如果在制作过程中利用了土地利用数据,人类活动强度同样由土地利用数据而来,这样用人口密度来评估人类活动强度意义不大。
2. 对文中的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也未做介绍,需简单介绍方法。
3. 图1是2000年的人类活动强度空间分布图,本文生产了1970s-2015年间的7期数据,为什么不用最近的2015年做展示?
4. 图1和图3的图例不一样,建议图例一致,并且增加省界和省市名称。
5. 公式(1)相关全文没有用到,建议删除。
6. 数据集压缩文件只有4MB,不是106.82MB,请明确是压缩文件大小,还是解压后大小。另外请增加读者快速浏览图(内含图例)。
同评专家二:
建议拒收。

本数据集以土地利用来反应人类活动的强度,存在一下几个问题。

第一,  方法过于简单,土地利用仅仅是人类活动强度的一个方面,在空间上很难完全反应人类活动的强度的差异尺度性。比如城市区域,都是一个数值。

第二,  在土地类型分类中,等级划分过少,存在很大的误差,无法准确反应时空的变化。比如1970年的数据中,整个四川盆地基本雷同。而且2015年,土地利用的解译精度提高后,有的区域人类活动强度整体降低。和实际不符

第三,  1km的尺度较大,1km的数据仅仅是一种土地利用类型,无法体现土地利用的空间的混合性,公式1的意义也不大。

第四,和人口密度的相关性也也意义不大。

2018-06-22
来自稿件 版本 2
责编:
请您下载本文最新版,并在此基础上根据第二次同评专家意见修改、回复并重传文档:
同评专家一:
建议修改后接收。
1、第4页第6行应该是“路和夜间灯光指数等多个因子...”,请修正。
2、图1的图例保留1位小数即可,请修改。
同评专家二:
建议接收。
本文是利用土地利用数据制作的人类活动强度空间分布图,因此,土地利用数据是该数据集的基础。
3、建议将土地利用数据也作为原始数据上传,便于推广和应用。
同评专家三:
建议修改后接收。
该论文产生的人类活动强度指数数据以1km的土地利用数据为基础,根据土地利用类型进行简单赋值获取,实际上就是土地利用类型的重分类,创新性一般;该工作的科学意义在于把该数据与2010年县域人口密度进行拟合、以及与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数据进行比较。为了是该数据更具可以科学意义与实际使用价值,建议修改以下5个方面:
4、与社会经济统计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不应只考虑人口、还应考虑GDP、或人均人GDP等指标;
5、与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指数的比较分析只有定性结论——“本数据集的精度较全球数据集高”,高多少?两个数据集比较最好有定量比较结论,如空间一致率或重合率占?摘要中相关结果也需相应修改。
6、在倒数第二段已经补充增加了不确定性分析,建议进一步明确凝练成2-3个不确定性,让数据使用者或读者一目了然该数据的不确定性是什么。
7、摘要中对相关系数、精度比较等给出精确的数字;
8、引言最后一句话应修改为“提供科学数据支撑”,是研究目的与意义更加明确。
2018-07-10
来自稿件 版本 2
作者:

关于《基于土地利用的长江经济带1970s末至2015年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一文的修改说明 《中国科学数据》编辑部: 您们好!感谢编委和审稿人对我们论文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已根据您们的意见,对论文进行了认真修改,现将您们所提的意见回复如下:

一. 对同评专家一意见的回复

1. 对文中的人口密度数据来源未做介绍,是如何制作而成的?人口密度数据如果在制作过程中利用了土地利用数据,人类活动强度同样由土地利用数据而来,这样用人口密度来评估人类活动强度意义不大。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我们将评估尺度降为县域尺度。首先,将1 km的人类活动强度数据以县域为单位空间聚合,计算获得每个县域的平均人类活动强度;其次,将来自《中国县市社会经济统计年鉴》的县域人口数量在ArcGIS中除以县域单元的面积,计算获得县域人口密度。在县域尺度上将人类活动强度和人口密度进行相关分析,间接评估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的合理性,并增加参考文献“[18]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总队. 中国县(市)社会经济统计年鉴.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1”.(详见“3 数据质量控制和评估”,图2)。

2. 对文中的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也未做介绍,需简单介绍方法。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对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的方法进行了简单介绍,并引用参考文献“[8] SANDERSON E W, JAITEH M, LEVY M A, et al. The human footprint and the last of the wild. Bioscience, 2002, 52(10): 891-904.”和“[19] VENTER O, SANDERSON E W, MAGRACH A, et al. Sixteen years of change in the global terrestrial human footprint and implications for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6, 7: 12558.”(详见“4 数据价值”)。

3. 图1是2000年的人类活动强度空间分布图,本文生产了1970s-2015年间的7期数据,为什么不用最近的2015年做展示?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数据展示样本已改为2015年(详见“2 数据样本描述”,图1)。

4. 图1和图3的图例不一样,建议图例一致,并且增加省界和省市名称。

修改说明:已根据专家意见修改,图例一致,并增加了省界和省市名称,详见图1和图3。

5. 公式(1)相关全文没有用到,建议删除。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公式(1)已删除。

6. 数据集压缩文件只有4MB,不是106.82MB,请明确是压缩文件大小,还是解压后大小。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已经在表格“数据库(集)基本信息简介”,和“2 数据样本描述”部分进行了补充完善。 另外请增加读者快速浏览图(内含图例)。

修改说明:已增加。

二. 对同评专家二意见的回复

本数据集以土地利用来反应人类活动的强度,存在一下几个问题。

第一,方法过于简单,土地利用仅仅是人类活动强度的一个方面,在空间上很难完全反应人类活动的强度的差异尺度性。比如城市区域,都是一个数值。

修改说明:人类活动对自然界的扰动多种多样,如噪声(BUXTON et al., 2017)、人工光污染(KOEN et al., 2018)等,土地利用只是人类活动的一个方面。但人类的土地利用活动导致陆地表层的土地覆盖发生变化是人类对生态系统扰动最直接的表现,是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的首要驱动因素,因此,陆地表层人类活动强度可以被定义为人类土地利用活动对陆地表层自然覆盖开发利用和改造的程度,可以通过土地利用/覆盖类型表征(徐勇等, 2015; Ellis and Ramankutty, 2008)。如,赵国松、刘纪远等(2014)基于土地利用构建了生态系统综合人类扰动指数。徐勇等(2015)在定义建设用地当量概念的基础上,细化了生态系统综合人类扰动指数的赋值方案。上述基于土地利用的人类活动强度评估方法较好地刻画人地关系(盛科荣和樊杰, 2018)、人类活动对生物多样性(刘慧明等, 2017)和生态系统的扰动(吴艳艳等, 2017)。上述信息已经补充完善至“1.2 数据研制方法”。此外,此次修改,在数据论文“4 数据价值”部分我们也补充指出: “本数据集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需要引起数据用户和科技工作者的注意。人类活动带来多种生态环境扰动和破坏,如人类排放的各种环境污染物,噪声[20]、人造灯光[21]对生态系统的扰动等等。虽然土地利用能够较好表征上述人类活动因子对生态系统的扰动,但只考虑土地利用得到的人类活动强度结果仍是对人类活动强度的保守估计。” 参考文献: 1. BUXTON R T, MCKENNA M F, MENNITT D, et al. Noise pollution is pervasive in US protected areas. Science, 2017, 356(6337): 531-533 2. KOEN E L, MINNAAR C, ROEVER C L, et al. Emerging threat of the 21st century lightscape to global biodiversity. Global Change Biology, 2018, 24(6): 2315-2324. 3. 徐勇, 孙晓一, 汤青. 陆地表层人类活动强度: 概念、方法及应用. 地理学报, 2015, 70(7): 1068-1079. 4. ELLIS E C, RAMANKUTTY N. Putting people in the map: anthropogenic biomes of the world. 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 2008, 6(8): 439-447. 5. 赵国松, 刘纪远, 匡文慧, 等. 1990-2010年中国土地利用变化对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区域的扰动. 地理学报, 2014, 69(11): 1640-1650. 6. 盛科荣, 樊杰. 地域功能的生成机理:基于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理论的解析. 经济地理, 2018, 38(5): 11-19. 7. 刘慧明, 高吉喜, 张海燕, 等. 2010-2015年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人类干扰程度评估. 地球信息科学学报, 2017, 19(11): 1456-1465. 8. 吴艳艳, 吴志峰, 余世孝, 等. 定量评价人类活动对净初级生产力的影响. 应用生态学报, 2017, 28(8): 2535-2544.

第二,在土地类型分类中,等级划分过少,存在很大的误差,无法准确反应时空的变化。比如1970年的数据中,整个四川盆地基本雷同。而且2015年,土地利用的解译精度提高后,有的区域人类活动强度整体降低。和实际不符

修改说明:同意专家观点,但长江经济带面积较大,横跨三级阶梯,自然地理环境复杂,很难有一种分类适用于整个长江经济带。本研究土地类型分类采用了CLUDs(中国国家尺度土地利用数据库)的分类系统,得到的结果能够反映人类活动强度变化的宏观趋势。我们此处提供1970s末和2015年的人类活动强度图,可以看出人类活动强度呈明显增加趋势。我们在“4 数据价值”部分也进行了补充说明:“此外,由于长江经济带国土面积较大,横跨三级阶梯,自然地理环境复杂,本研究采用的源数据CLUDs的土地利用分类系统和人类活动强度赋值原则能够反映长江经济带近40年以来人类活动强度变化的整体趋势,适用于宏观的决策分析,若要应用于局部地区具体政策的制定,则需秉持审慎的态度。” 图1 基于土地利用的长江经济带1970s末和2015年人类活动强度

第三, 1km的尺度较大,1km的数据仅仅是一种土地利用类型,无法体现土地利用的空间的混合性,公式1的意义也不大。

修改说明:感谢专家的评论。就长江经济带这样大的空间范围(205万km2)和长时间序列(1970s-2015)而言,在没有更高分辨率数据的前提下,1 km尺度基本能够反映变化的宏观趋势。我们提供了1970s末和2015年人类活动强度图(修改说明文档中的图1),从中可以看出,过去近40年时间里长江经济带人类活动强度呈不断增强的趋势。此外,我们将2000年1 km成数土地利用数据(每个1 km栅格的属性为一种主导的土地利用类型)获得的人类活动强度数据与1 km百分比土地利用数据(每个1 km栅格的属性为各种土地利用类型的面积百分比)获得的人类活动强度数据进行相关分析,相关系数达到0.86,表明1 km尺度成数土地利用数据可以表征较大空间范围较长时间序列人类活动强度时空变化特征。结合审稿专家1的意见,删除了公式1。

第四,和人口密度的相关性也也意义不大。

修改说明:感谢专家的评论。人类活动强度是一个较为综合的概念,目前还不能通过和观测数据直接对比的方式验证其合理性。人口密度反映了人类活动强度的行为主体“人口”的空间分布状态,对人类活动强度及其变化起着主导性作用。因此,本研究通过相关分析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人类活动强度数据的可靠性和合理性(徐勇等, 2015; 徐小任和徐勇, 2017),上述说明已经补充完善至正文中(详见“3 数据质量控制和评估”)。此外,结合审稿专家1的意见,对相关分析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完善。我们会尝试在以后的研究中发展更合理的验证方法。 参考文献: 1. 徐勇, 孙晓一, 汤青. 陆地表层人类活动强度: 概念、方法及应用. 地理学报, 2015, 70(7): 1068-1079. 2. 徐小任, 徐勇, 2017. 黄土高原地区人类活动强度时空变化分析. 地理研究, 36(04): 661-672. 为了便于让编委和审稿人审阅,我们将文中增补和主要改动的地方用蓝色字体标识,以示区分。 再次感谢审稿人和编辑部所给予本文的宝贵意见和建议,通过修改,论文科学性得到明显提高。若文章修改尚有不当之处,请告知,我们将作进一步完善。 此致 敬礼! 作者:李士成,张学珍 2018年7月9日

2018-07-27
来自稿件 版本 2
作者:

关于《基于土地利用的长江经济带1970s末至2015年人类活动强度数据集》一文的修改说明 《中国科学数据》编辑部: 您们好!感谢编委和审稿人对我们论文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已根据您们的意见,对论文进行了认真修改,现将您们所提的意见回复如下:

一. 对同评专家一意见的回复

同评专家一: 建议修改后接收。

1、第4页第6行应该是“路和夜间灯光指数等多个因子...”,请修正。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已修正。

2、图1的图例保留1位小数即可,请修改。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已修改图1的图例。

二. 对同评专家二意见的回复

同评专家二: 建议接收。 本文是利用土地利用数据制作的人类活动强度空间分布图,因此,土地利用数据是该数据集的基础。

3、建议将土地利用数据也作为原始数据上传,便于推广和应用。

修改说明:本研究采用的土地利用数据是由中科院资源环境科学数据中心提供,不是我们自主研制的数据集,我们不具有版权。读者可以到中科院资源环境科学数据中心下载使用该数据集。

三. 对同评专家二意见的回复

同评专家三: 建议修改后接收。 该论文产生的人类活动强度指数数据以1km的土地利用数据为基础,根据土地利用类型进行简单赋值获取,实际上就是土地利用类型的重分类,创新性一般;该工作的科学意义在于把该数据与2010年县域人口密度进行拟合、以及与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数据进行比较。为了是该数据更具可以科学意义与实际使用价值,建议修改以下5个方面:

4、与社会经济统计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不应只考虑人口、还应考虑GDP、或人均人GDP等指标;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进一步补充了和单位面积GDP的相关分析,详见“3 数据质量控制和评估”和图2。

5、与全球人类活动强度指数的比较分析只有定性结论——“本数据集的精度较全球数据集高”,高多少?两个数据集比较最好有定量比较结论,如空间一致率或重合率占?摘要中相关结果也需相应修改。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在正文和摘要中补充了与全球数据集比较的定量结论——与全球数据集对比,本数据集精度提高了至少26%以上。

6、在倒数第二段已经补充增加了不确定性分析,建议进一步明确凝练成2-3个不确定性,让数据使用者或读者一目了然该数据的不确定性是什么。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将数据集的不确定性进行了进一步的凝练,详见倒数第二段。

7、摘要中对相关系数、精度比较等给出精确的数字;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在摘要中补充了相关系数和精度比较的数字。

8、引言最后一句话应修改为“提供科学数据支撑”,是研究目的与意义更加明确。

修改说明:根据专家意见,引言最后一句话修改为“提供科学数据支撑”。

2018-09-03
来自稿件 版本 3
责编:
根据6名专家的意见,2名建议拒收,4名建议接收,综上决定录用本文。
2019-01-16
来自稿件 版本 4
作者:

图2标题由“2010年县域单元人类活动强度与人口密度相关关系”修改为“2010年县域单元人类活动强度与人口密度和单位面积GDP的相关关系”。

 

图3已更新。

读者评论信息
暂无讨论

提交问题或建议: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或[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