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论文 I 区论文(评审中) 版本 ZH1
下载
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调查研究
Survey and Study on Scientists’ Cultural Typologies in the Western China
 >>
: 2019 - 08 - 27
: 2019 - 09 - 10
: 2019 - 09 - 10
259 0 0
摘要&关键词
摘要:在人地关系研究中,更好体现文化因素作用的需求日益显著。诸如解耦人地作用关系更加考虑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构建生态系统服务的体系越来越多地包括文化服务,以及认识到当地居民和他们所掌握的文化知识是资源利用和环境治理的关键。因此,地理学者、生物多样性专家、人类社会学家及管理决策者等在文化问题上的合作越来越普及。2019年5月,根据Mary Douglas的文化理论,构建了包含40个选题的判定量表,围绕个人主义、等级主义、平均主义及宿命论等4个文化类型面向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开展两步调查工作。第一步预测试邀请10位不同岗位的科技工作者参与答题与自评,并邀请了9位掌握或已学习文化理论且认识所有预测试被试者3年及以上的评定专家参与问卷验证。验证结果表明,被试自评的一致率为0.9,标度一致性的Kappa系数为0.861,具有高度的一致性。第二步网络调查面向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某分院,共收集了113条数据,其中有效数据101条。数据质量评估的一致率为0.762,Kappa系数为0.638,具有高度的一致性。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的科技工作者大多为等级主义和平等主义,极少数的个人主义者,甚少有宿命论者。通过本数据集,可以分析不同性别、年龄及岗位的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和工作态度。
关键词:文化理论;文化类型;科技工作者;调查统计
Abstract & Keywords
Abstract: In the study of human-land relations, the need to better reflect the role of cultural factors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prominent. For example, the decoupl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 and the land takes into account the lifestyle of local residents. The system of building ecosystem services increasingly includes cultural services with recognizing that local residents and their cultural knowledge are the key to resource utilization and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Therefore, cooperation among geographers, biodiversity experts, human sociologists, and management decision makers on cultural issues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popular. In May 2019, according to the cultural theory of Mary Douglas, a judgment scale consisting of 40 topics was constructed, and four cultural types, including individualism, hierarchism, egalitarianism and fatalism, were carried out for S&T workers in the western region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The investigation work consists of two steps. The first step named the pre-investigation invited 10 S&T workers from different positions to participate in the answer and self-evaluation and invited 9 evaluation experts who had mastered or had studied the cultural theory and knew all the pre-surveyed testees for 3 years or more to participate in the verification. The verification results show that the Kappa coefficient of the self-evaluation of the participants is 0.861, which means a high degree of consistency. The Kappa coefficient of the expert discriminant is 0.714, which is highly consistent. The second step of the network survey takes an institute in the western region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for an example. A total of 113 data were collected, of which 101 were valid data. The survey results show that most of the S&T workers in the western part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are hierarchical and egalitarian, a little bit part is individualism and there is little fatalism. Through this dataset, researchers can analyze the cultural types and work attitudes of S&T workers of different genders, ages and positions.
Keywords:  cultural theory; cultural type; S&T worker; statistic survey
数据库(集)基本信息简介
数据库(集)名称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数据集
数据作者王肖波,徐中民,赵雪茹
数据通信作者徐中民(xzmin@lzb.ac.cn)
数据时间范围2019年
调查范围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
数据量35 KB
数据格式*.xlsx
数据服务系统网址http://www.sciencedb.cn/dataSet/handle/858
基金项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专项课题(2018YFD1100102);兰州资源环境科学大型仪器区域中心自主知识课题(lz201901)。
数据库(集)组成数据集分别由问卷和有效样本数据2部分组成。《基于社会认知的文化类型调查》问卷由40个题项构成;有效样本数据包含101条数据,每条由45个字段组成,其中5个字段是基本信息。
Dataset Profile
TitleA dataset of S&T workers’ cultural types in the western China (2019)
Data corresponding authorXu Zhongmin (Xzmin@lzb.ac.cn)
Data authorsWang Xiaobo, Xu Zhongmin, Zhao Xueru
Time rangeMay,2019
Geographical scopeWestern Institute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
Data volume35 KB,101entries
Data format*.xlsx
Data service systemhttp://www.sciencedb.cn/dataSet/handle/858
Sources of fundingNational Ke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ogram (2018YFD1100102); Autonomous knowledge subject of the Lanzhou Regional Center of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al Scientific Instrument (lz201901).
Dataset compositionThe dataset contains statistical questionnaire and valid sample data. The questionnaire consists of 40 questions while the data includes 101 samples with 45 fields, 5 of which is the basic information.
引 言
文化(culture)曾经是人类学家主要领域。但在过去30年人地关系研究发展中,已被地理学科和相关领域视为工作中一个重要变量而为不同专业的学者所接受[1]。例如,从事生态系统服务评估和保护的研究人员,现在已认识到文化价值是保护生态系统最令人信服的理由之一。再如,开展自然地理调查和研究的专家学者也意识到当地居民和他们所掌握的文化知识是生态保护、资源利用和环境治理的关键。在上世纪末,Costanza等[2]人将文化(价值)定义为“人地系统审美、艺术、教育、精神和/或科学的价值”。2005年,千禧年生态系统评估[3]扩大了此定义,将人们通过知识增长、认知发展、精神反思、娱乐和审美体验纳入人地系统的非物质利益之中,使得文化作用涵盖了教育学习机会、社会关系维持及审美价值供应。可见文化因素事实上时刻以世界观、信仰体系和其他多样的方式体现在人类的日常生活和行为决策之中[4]
虽然文化时空维度,比如国家或地区,特别是领地、习俗或语言方面是相当“有形”而可区别的,但在意识层面却是无形。这些文化因素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已经完全内化且习以为常,很难令人有意识地表达文化的属性或特征,也难以为人所辨识。得益于社会文化可行性理论,也即文化理论[5],可以帮助辨析人类日常生活中隐含的文化因素。在文化理论的框架下,文化被定义为证明和稳定一个组织的态度和价值观,并区分了4种基本的社会文化行为或态度。根据不同的态度,人们的生活方式可以被归为4类,即个人主义、等级主义、平等主义及宿命论。Bruner[6]早前从心理学的角度证明,文化具有经验编辑、实践价值观、为潜在行动提供评估标准以及经验和期望分享的功能。如此,从不同文化类型的角度解析不同区域人们的生活方式,可以为人地关系、人际关系乃至自我管理的解耦提供一种新的视角。为此,本文设计开发《基于社会认知的生活方式调查问卷》,尝试分型同质工作类型人员的不同生活方式,可为往后开展深入的人地关系、人际关系以及决策分析等提供调查方法和统计数据支持。
1   数据采集和处理方法
本数据集的取得由问卷开发、数据采集和数据清洗等3个步骤组成。
1.1   问卷开发
本调查的问卷分两步开发。
(1)框架设计
正如中国文化中“道法自然”的说法,文化理论是从人们对自然不同的认知反推人类自身不同的行为准则——“道”。鉴于此,文化理论学家归纳了人们4种通行的自然观念,即有四类人分别认可自然的宽厚、耐受、脆弱及无常[7]。据此,文化理论将人们现实中的生活方式区分为4种类型,分别是个人主义者、等级主义者、平均主义者以及宿命论者。表1简述了不同生活方式的自然认知和逻辑特征。
由于明确调查工作在国内展开,在部分考虑民族异质性的基础上,在问卷的框架设计中融入了传统中华文化的逻辑思维。具体以“天人合一”为蓝本,如图1所示,“天”代表蕴含着“道”“真理”和“法则”的自然和社会,“人”则包含他人与自我。其中,对自然的观念源于人们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平衡,涉及到感知和利用两个过程。感知的内容包含天候、景观、变迁、灾难和复原,利用则包含资源观、开发、管理、治理及平衡。对社会的观念从对社会现象的看法和在具体社会参与的过程两个方面,从生产生活生态的角度可以将前者归纳为生产力、生产关系、法律法规、道德纪律、资源资料及地域风俗等,后者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区公共事务、关系网络维持及风险感知等。关于人的部分,对自我的认知从性格、兴趣、技能和价值观等4个方面进行刻画,并为保证判定的准确性,对每个方面选取3个不同的视角进行表征。对他人的认知既是社会认知与人际关系判断的基础,也是对自我认知的补充,可从对“温良恭俭让”及人性的看法进行综合考量。
综上,充分反映被试文化类型的判定题项合计有40个。
表1   不同生活方式的自然认知和价值特征
1. 自然是宽厚的
2. 自然包容人们无限试错,直到最优解
3. 相信并只关心自己,肯定竞争的作用
4. 认为人生而利己
5. 座右铭:达则兼济天下
个人
主义
1. 自然是耐受的
2. 自然在一定程度内是稳定的,要讲究度
3. 相信制度与专家意见,肯定层级的作用
4. 认为人生而有罪
5. 座右铭:有所为有所不为
等级
主义
平均
主义
1. 自然是脆弱的
2. 自然是脆弱的,任何扰动都可能崩坏
3. 相信集体,注重公平的作用
4. 认为人性本善
5. 座右铭:兼爱
宿命

1. 自然是无常的
2. 自然是反复的,并非全靠努力就能成功
3. 相信运气,强调命运的作用
4. 认为人心易变
5. 座右铭:随遇而安


图1   调查问卷的框架设计
(2)题目编制
在完成基于文化理论的问卷框架后,根据具体面向对象编制具体的题目。鉴于本数据集的被试群体是西部地区的科技工作者,包含科研、技术及管理等岗位的工作人员,具备一定的知识水平和开阔视野,长期从事科研技术管理服务相关工作。为避免调查中可能产生的掩饰和失实,题目整体围绕特定的情景——感知自然——展开,进而基于社会认知和自我反思判定被试者的生活方式。于是,本调查问卷包含开篇问候、主体试题和背景信息3个部分组成。
开篇问候其实也即问卷说明,既是引起被试者的兴趣和重视,也是为了消除被试者的顾虑和犹疑。因为问卷需自主填写,所以对被试者的要求都简明扼要又不引起反感地表述在开篇第一句之中。
主体试题是问卷的核心部分,包括全部问题和答案,共计40道题目,160个选项。本调查问卷采用封闭式提问,也即在每个问题后面给出4个选择答案,被试者只能在其中选一个第一印象认可或自己最能接受的选项。为防止答题出现都选一个选项的情况,所有的答案按一定顺序进行变换。
背景信息包括被试者的性别、年龄和工作岗位,由被试者自行决定是否填写。其中岗位包括科研、技术、管理及辅助4个类型,辅助岗位指的是从事科技相关工作的长期聘用人员或在读研究生。
问卷初稿完成后,找到10名自愿参与的被试者进行预调查研究,并邀请了9名理解文化理论内涵并熟悉被试者的专家进行评审。最终的调查问卷经由这些人员把关后,又进行了调整和完善。
1.2   数据采集与清洗
(1)明确调查对象:本调查面向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包括科研人员、技术人员、科技管理人员和科技辅助人员。
(2)问卷发放:本调查依托互联网站“问卷网”,以社交软件“微信”为主要媒介,于2019年5月向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的单位进行了群组式推送,由被推送对象自行决定是否填写、提交。
(3)问卷回收:回收机制设置了必须完成全部40道题的前置要求。为保证调查问卷的有效性和代表性,对回收样本进一步限定:拒绝匿名非本区IP样本;拒绝同一IP或微信账号的重复提交;拒绝单一选项超过35个的。因此,在最终接收到的113份问卷中,剔除不符合要求的问卷12份,最终有效问卷为101份。
(4)数据清洗:在完成问卷结果统计和质量验证后,对收集的数据进行整理。首先将试题答案按等级主义为1、平均主义为2、个人主义为3及宿命论为4进行返回值规范化转译,所任岗位依次以1–4编码科研、技术、管理和辅助。同时删除被试者自愿提交的账号名称、IP地址及所在地等个人隐私信息,保留性别、年龄和工作岗位信息。
如此形成本数据集。
2   数据样本描述
2.1   样本数据的人口统计特征
清洗后的样本数据集包含45列。第1列为序号。第2–5列为背景信息。其中,第2列为性别信息,1为男性,2为女性;第3列为年龄信息,以2019年为基准年可推算被试者的出生年份;第4列为岗位信息,1代表科研岗位,2为技术岗位,3为管理岗位,4是辅助岗位;第5列为问卷提交时间。第6–45列为40个问题的答案,1代表等级主义倾向,2代表平均主义倾向,3代表个人主义倾向,4代表宿命论倾向。
表2   样本人口统计基本特征
序号基本特征实际统计样本数百分比
1性别

匿名
45
23
33
44.6%
22.8%
32.7%
2年龄30岁以下
31–40岁
41–50岁
51–60岁
未知
7
39
17
5
33
6.9%
38.6%
16.8%
5.0%
32.7%
3岗位科研
技术
管理
辅助
未知
35
16
7
10
33
34.7%
15.8%
6.9%
9.9%
32.7%
4合计101100%
本调查工作所获得的101份有效样本数据中,所有样本的人口统计特征如表2所示(具体对应数据集的sex、age和position)。其中,自愿反馈性别、年龄及岗位的有68人,占比67.3%。这其中,被试者男性比例为66.2%,女性为33.8%,与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某研究单位整体的男女比例接近。31~50岁的人员占82.4%,即骨干力量占多数。因辅助人员大多从事技术支撑或行政管理,故被试群体中占比51.5%的科研人员抽样数稍微偏低。
2.2   样本数据判定结果描述


图2   样本数据集中文化类型的分布图
本调查工作所获得的101份有效样本数据中,最终判定为等级主义者52人,平均主义者43人,个人主义者5人,宿命论者1人,整体占比情况如图2所示。可知,抽样调查所展示的结果为,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超过半数为等级主义者,有近半数为平均主义者,个人主义者仅占少数,更甚少有宿命论者。又其中,等级主义者集合内反馈性别者35人,男性为22人;平均主义者反馈性别者27人,男性为18人;与整体男女比例接近。自愿反馈个人信息并担任科学研究岗位的35人中,17人为等级主义者,15人为平均主义者,3人为个人主义者;担任技术支撑岗位和辅助岗位的26人,14人为等级主义者,10人为平均主义者。可见,相较于技术支撑与辅助岗位,科研岗位的人员更多为平均主义者。而相较于科研岗位人员,技术支撑与辅助岗位人员更多为等级主义者。接受调查的7名管理人员,4人为等级主义者,2人为平均主义者,1人为个人主义者;可见管理人员较多为等级主义者。
3   数据质量控制与评估
3.1   质量控制
本数据集的质量控制通过收集前的问卷质量验证和数据回收过程质控两道程序保障。
(1)问卷质量验证
在完成调查问卷的初版开发后,邀请了10名被试者开展预测试工作。被试者中从事科研岗位的人员有6人,从事技术支撑岗位的3人,从事行政管理的1人。其中男性6名,女性4名。为能更好地在短时间接受文化理论进而自我评定,同时因为文化类型根据个人年龄的增长会展现变化趋势,故此次选择预测试被试者的年龄区间在31~40岁之间,且为在区域科技活动较为活跃者。
表3   预测试被试者判定值与自评结果的混乱矩阵
序号判定为1判定为2判定为3判定为4
自评为13000
自评为21300
自评为30020
自评为40001
注:判定和自评类型1–4依次为等级主义者、平均主义者、个人主义者和宿命论者。
在10名预调查被试者完成问卷的填写后,由问卷开发者详细介绍文化理论关于4种生活方式(文化类型)的区分特征(如表1归纳)。在确保被试者已理解的提前下,给予10分钟时间由其自行判定各自的类型,汇总得到各自的结果。对该评定结果与问卷评定结果进行分析,绘制如表3所示的混乱矩阵,可以按照式(1)和式(2)计算一致性比率p0 和Kappa系数Kc (Cohen’s Kappa)。
\[{p}_{0}=\frac{m}{N}                                                                    (1)\]
式中m为匹配数,N为观察数。
\({K}_{\mathrm{c}}=\frac{{p}_{0}-{p}_{e}}{1-{p}_{e}}\) (2)
式中p0 是观察的一致性比率,pe 则是期望的一致性比例,由式(3)计算可得。
\[{p}_{e}={\sum }_{\begin{array}{c}i=1\\ j=1\end{array}}^{k}\frac{{n}_{ij}}{n}×\frac{{n}_{ji}}{n} , i\ne j                                                (3)\]
其中,nij 是指第i行第j列的频数。
原则上还应进行评估的独立性检验,但预测试原本按照相互独立的方案进行设计,故此处的样本渐进方差计算省略。
另外,按照Kappa统计量判定准则,高于0.6即为高度的一致性强度,而高于0.8则为几乎完全一致。于是,按照式(1)和式(2)计算得到问卷判定类型和自评类型的一致性比率p0 为0.9,Kappa系数为0.861,可见本次开发的问卷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在完成预测试后,还开展了专家评估工作。邀请了9名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文化理论同时又认识前述10名被试者的专家,组成一个专家判定小组,进而开展专家结合问卷对观察对象进行类型判定的一致性验证工作。其结果如表4所示。
表4   预调查被试者的专家判定结果
序号类型1类型2类型3类型4Pi
被试180100.778
被试245000.444
被试318000.778
被试436000.500
被试572000.611
被试610800.778
被试718000.778
被试880100.778
被试910800.778
被试1003060.500
Pj0.3780.3560.2000.067
根据上述专家判定结果与问卷判定的结果进行一致性分析,可得到整体观察的一致性比率p0 ’为0.800,Kc ’为0.713,表明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为深入研究专家判定工作的一致性程度,此时利用一个更一般化的Kappa系数(Fleiss’ Kappa)作为一组评估人(比如m个专家,此处m=9)根据问卷题项,判定观察对象类型的一致性度量。换言之,即n个观察对象(也即被试,同时此处n=10)被m个专家独立分配到互斥的且无遗漏的s个名义分类(本调查中s=4)之中,m个专家的一致性程度。如此可分析基于问卷判定时,不同专家观察结果的一致性情况。
现约定nij 为第ii=1,2,…,n)个观察对象被判定为第jj=1,2,…,k)个名义的频数(判定数量),则有:
\[{\sum }_{j=1}^{k}{n}_{ij}=m                                                         (4)\]
若定义:
\[{P}_{j}=\frac{1}{nm}{\sum }_{i=1}^{n}{n}_{ij}                                                        (5)\]
Pj 即为观察中第j个分类所占的频次比例,即频率。
同时定义:
\[{P}_{i}=\frac{1}{m\left(m-1\right)}\left({\sum }_{j=1}^{k}{n}_{ij}^{2}-n\right)                                           (6)\]
Pi 为对于第i个观察对象m个评估人之间的一致性程度,解释为m个专家的“一致对”占所有可能组合对的比例。
如此根据专家判定的独立性,可计算n个观察对象接受专家基于问卷判定,总的一致性比率P0 为:
\[{P}_{0}=\frac{1}{n}{\sum }_{i=1}^{n}{P}_{i}=\frac{{\sum }_{i=1}^{n}\left({\sum }_{j=1}^{k}{n}_{ij}^{2}-n\right)}{n×m×\left(m-1\right)}                                                       (7)\]
进而根据式(2),可以得到专家判定的Kappa系数KF 计算公式如式(8):
\[{K}_{F}=\frac{{P}_{0}-{\sum }_{j=1}^{k}{P}_{j}^{2}}{1-{\sum }_{j=1}^{k}{P}_{j}^{2}}                                                          (8)\]
综上,分别根据式(7)和式(8)计算结果,得到问卷对照专家判定的一致率P0为0.672,KF 为0.522,可见本次开发的问卷具有较好的一致性。
最后,问卷接受了预测试被试者和判定专家的修改意见和建议,进行了微调,使得言辞语义更加通俗易懂而为人所能接受。
(2)回收数据质控
本次调查数据集的回收数据通过系统设置和人工处理两种方式开展质控。其中,依托网络平台限定的回收条件包括:完成全部40个问题的回答方可提交样本数据;同一IP地址不可重复提交。人工处理则主要进行单选项数目过高及非调查对象的问卷剔除。
3.2   数据评估
本次调查数据集质量评估采样整体评估和抽样评估相结合的方法。整体评估采用调查问卷中第16题对人性看法的选择,进行自验证,结果如表5所示。进而根据式(1)计算的数据集整体一致性比率为0.762,Kappa系数为0.638,表明具有良好的一致性。
表5   样本判定结果与问卷第16题答案的混乱矩阵
序号选项为1选项为2选项为3选项为4
判定为135100
判定为283700
判定为30240
判定为49311
表6   样本判定结果与问卷第16题答案的抽样一致性结果
序号p0peKc
样本集10.80.470.623
样本集20.70.50.4
样本集30.90.450.818
样本集40.60.330.403
样本集50.80.440.643
平均值0.760.4380.643
方差0.0130.0040.031
同时,为验证数据统计随机性的作用,开展了局部抽样评估。从上述两组数据中随机抽取5组由10个样本组成的样本集,验证判定一致性如表6所示。平均的一致性比率与整体的值接近,为0.76。平均的一致性指数为0.643,也与整体的接近。两者都说明数据集有较好的一致性。
4   数据价值
本数据集在整体上代表性地抽样调查了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某单位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情况,具有良好的一致性,可以反映西部地区该学科领域科技工作者的整体文化类型分布,可以直接用于解析西部地区该学科领域科技工作者从业态度的性别差异、年龄差异及其与担任岗位之间的关联研究。也可从文化因素的角度支撑科技评价工作相关研究的开展,为理解科技职业满意度研究、职业倦怠研究以及领导力研究提供一手的资料。如补充完善其他学科领域,或其他区域同领域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分布,则可跨学科或跨区域进行横向对比分析。另外,对本数据集所提供的调查问卷进行相关问题的延伸,还可用于科技资源配置相关、科技创新成果产出评价及科技从业人员关键素质要求等研究领域。
5   数据使用方法和建议
本数据集数据文件为Excel格式。为完善研究,以及提升准确性,建议使用者补充样本量。数据作者也将持续更新新增样本数据。
致 谢
感谢兰州资源环境科学大型仪器区域中心给予的全面支持。感谢韩春坛、杨永如和陶明在数据采集阶段的建议和帮助,感谢冯克庭、赵国辉为本文撰写提供的指导。
[1]
TURNER N J, GREGORY R, BROOKS C, et al. From invisibility to transparency: identifying the implications[J]. Ecology and Society, 2008, 13(2): 7.
[2]
COSTANZA R, D’ARGE R, DE GROOT R, et al. 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 Nature, 1997, 387: 253-260.
[3]
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 Synthesis[R]. Island Press, Washington, D.C., 2005.
[4]
SATTERFIELD T, GREGORY R, KLAIN S, et al. Culture, intangibles and metrics in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2013, 117: 103-114.
[5]
DOUGLAS M. Risk and Blame: Essays in Cultural Theory[M]. Routledge, London, 1994.
[6]
BURNER J. Acts of Meaning[M].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7]
THOMPSON M, ELLIS R, WILDAVSKY A, et al. Cultural Theory (Political Cultures Series)[M]. Westview Press, Boulder, Colorado, 1990.
数据引用格式
王肖波, 徐中民, 赵雪茹. 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调查研究[DB/OL]. Science Data Bank, 2019. (2019-08-26). DOI: 10.11922/sciencedb.858.
稿件与作者信息
论文引用格式
王肖波, 徐中民, 赵雪茹. 中国科学院西部地区科技工作者的文化类型调查研究[J/OL]. 中国科学数据, 2019. (2019-09-10). DOI: 10.11922/csdata.2019.0040.zh.
王肖波
Wang Xiaobo
主要承担工作:调查问卷的设计开发,数据采集与整理。
(1988—),男,浙江人,博士研究生,工程师,研究方向为人文地理。
徐中民
Xu Zhongmin
主要承担工作:调查问卷的验证和数据分析。
Xzmin@lzb.ac.cn
(1974—),男,湖南人,博士,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生态经济。
赵雪茹
Zhao Xueru
主要承担工作:调查问卷的数据前处理。
(1979—),女,甘肃人,硕士,工程师,研究方向为计算机应用。
出版历史
I区发布时间:2019年9月10日 ( 版本ZH1
参考文献列表中查看
中国科学数据
csdata